笔趣阁 > 万相之王 >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一刀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一刀

  死寂的赤石城上空。

  赤甲将眼神冷酷的望着那些眼神空洞的学员们,声音沙哑而略显尖锐的自言自语道:“应该先杀死哪一个呢?”

  如今局面尽在掌控,众人在他的眼中犹如待宰的猪羊一般。

  赤甲将目光转动,最后投向了蓝澜的身影,先前就是此人以一道封侯术重创了血尾异类,而那道封侯术的威力,连他看见都是颇为的心惊,如果在未曾融合血尾异类之前,即便是他,硬接的话都将会被重创。

  “能够在天珠境时,就修成封侯术,这份天赋与机缘,倒也是难得了。”赤甲将淡漠一笑,然后伸出手指,遥遥的指向眼神空洞,陷入到幻境之中的蓝澜,在其指尖,有粘稠的血光能量急速的凝聚而来。

  “不过也算你倒霉,扼杀天才的事情,本将最喜欢做了。”

  而就在赤甲将即将下杀手的那一瞬,其赤红的眼瞳突然一凝,目光猛的投向下方的废墟城市中。

  因为在这一瞬,他感应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能量波动突然于城内出现,那股能量之中充满着凶煞之气,即便此时的他,都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威胁。

  轰!

  就在赤甲将目光投向城内那一刻,一道约莫百丈庞大的血红能量光柱骤然冲天而起,血红能量异常的狂暴,于天空上绽放出一道道的能量冲击,顿时天地间腥风大作,凶气弥漫。

  整个赤石城,都是震动起来,甚至有如巨蟒般的裂痕,于城内某处开始蔓延。

  赤甲将面色阴冷,眼神充满着杀机的注视着那处血红能量光柱,只见得在那光柱内,有一道人影缓缓的升空而起。

  他盯着那道人影,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他记得此人,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相师境,这般实力在这种场合下,跟炮灰没什么区别,可为何这小子突然间爆发出这种级别的能量?

  那股能量之强,赫然也是达到了大天相境初期的层次。

  血红光柱之中,此时的李洛,虽然突然间拥有了堪比大天相境的力量,但他的模样却是变得分外的凄惨,最为明显的,便是被不断撕裂的肉身,一道道狰狞的伤口于身体表面破碎开来。

  那是因为他的肉身根本无法完全承受住这种级别的力量,所以直接对肉体造成了侵蚀。

  而这,还只是肉身上的创伤。

  此时对于李洛而言,更加危险的,还是那心中突然间如洪水般爆发开来的杀戮与暴戾情绪,在这种情绪的冲击下,他原本俊朗的面庞,此时都是变得狰狞了起来,双瞳之中,血丝不断的攀爬着。

  从某种角度来说,现在的李洛,除了外形没有变得扭曲之外,看上去倒是与这赤甲将有点相似了。

  李洛紧守着内心最后一丝的清明,他明白,此时绝对不能让杀戮情绪占据心灵,否则他就会失去理智,沦为杀戮怪物,到时候不仅没办法解决掉赤甲将,反而还会弄巧成拙。

  同时李洛手掌一握,一枚白色的圆润珠子出现在了手中。

  正是他以前在金龙道场中获得的“圣光静心珠”,此物虽然只是上品白眼宝具,但却具备着静心凝神之效,可以减弱杀戮情绪的冲击。

  他迅速的将珠子塞进嘴中,顿时有一道冰凉的气息涌入体内,那股气息,令得李洛精神一振,仿佛精神都是变得清明了许多,同时眼瞳中攀爬的血丝,也是渐渐的停歇。

  而后他抬起头,杀机弥漫的目光,锁定赤甲将。

  “你倒是让我有点意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相师境,竟然还藏着这般底牌。”赤甲将漠然的注视着李洛,淡淡说道。

  “你这丧心病狂的疯子,好端端的人不做,却要变成这般鬼模样。”李洛讥讽出声,他的声音也是变得格外的沙哑起来,那是因为体内狂暴至极的能量将他的声带都侵蚀破坏掉了。

  此时他每说一句话,喉咙就传来激烈的疼痛。

  赤甲将闻言,则是不屑的道:“小子,你太稚嫩了,眼中只知道单纯的善与恶,根本不知晓世界的真实,所谓异类,本就是于我人族负面情绪中所诞生,只要人族存在,那么异类就不会消失。”

  “试图斩除异类,本就是最愚蠢的行为,想要真的杜绝异类的存在,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将两者融为一体,当善恶归于一处时,自然就不会再有异类肆虐,同时我们还能够从中获取到强大的力量,何乐而不为?”

  "我们的作法,才是真正能够拯救众生脱离苦难之法。"

  面对着赤甲将这种疯狂的说辞,即便是此时李洛满心都是杀戮之意,依旧忍不住的摇头。

  “你还真是个疯子,人人都和异类融合了,岂不是满世界都是你这样的怪物?”

  赤甲将冷笑一声,他挺起胸膛,露出那里蠕动的妖媚人脸,道:“这副模样怎么了?你还是太狭隘了,这才是真正的“真我”,现在的你,只是被人族蠢笨的身躯遮蔽了所思所想而已,当你真正的体验到这副身躯的力量时,你自然会明白,“真我”才是世间最强之物。”

  话到此处,赤甲将突然停了下来,眼神阴冷戏谑的盯着李洛,道:“你这股力量,应该是来自外物,看你肉身被侵蚀的程度,你怕是只能坚持很短暂的时间,而且你这股力量虽强,但也并未超过我多少,所以你如果指望破局,恐怕是有些天真。”

  原来先前的废话,只不过是他在以某种秘术感知李洛那股力量的强弱程度。

  李洛面色冷漠,赤甲将这话倒是不错,他的“天祭咒”只有上篇,并不完整,所以即便是倾尽全力,也难以调动三尾天狼所有的力量,现在的他,极限就是在大天相境初期,这种力量程度,也就与赤甲将相当,若真要这样对拼起来的话,他顶多只是与对方不分高低。

  可也正如赤甲将所说,他的肉身太过的孱弱,根本不可能支持太久的时间,不然一旦拖下去,还不等赤甲将将他重创,他自己的肉身就要被三尾天狼的力量侵蚀成白骨了。

  但先前与对方一通废话,他同样也是故意为之,拖延了点时间。

  李洛缓缓的抬起手掌,掌中握着一柄刀身斑驳的古朴直刀。

  正是金玉玄象刀。

  盯着斑驳的刀身,李洛的眼中闪烁起一道异芒。

  在先前自身力量暴涨的那一瞬,他发现金玉玄象刀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随着那股庞大的能量涌入刀身之内,李洛发现,在这刀身最深处,竟然盘踞着一道金色的印记。

  那道印记,至尊至贵,散发着仿佛凌驾天地般的威严。

  那是...王者印记。

  这道印记,显然是来自金玉玄象刀的上一任主人,庞千源院长!

  “难怪此前那宫神钧对此刀垂涎万分,原来在这柄刀的深处,还隐藏着一位王级强者所留的印记。”

  李洛深吸一口气,眼神炽热,此前的他无法发现这道王者印记,想来应该是自身实力不够,按照他的推测,这道印记,唯有达到天相境的实力,才能够将其触发。

  有这道印记在身,金玉玄象刀的威能将会提升一个很大的档次。

  而眼下,它也将会是一道大杀器。

  李洛五指缓缓紧握刀柄,然后森冷的目光投向了赤甲将。

  他只有一刀的机会。

  不过有了金玉玄象刀内的“王者印记”相助,一刀足矣。

  一念至此,李洛不再犹豫,他一步踏出,顿时滔天般的血红能量呼啸而来,直接灌注进入手中玄象刀内,刀身剧烈震动起来,有嘹亮刺耳的刀鸣声响彻而起,只见得一道道百丈刀芒自刀身中迸射而出,刀光卷动,连虚空都被切割开了一道道幽黑深邃的痕迹。

  他面无表情,径直一刀斩出。

  血红刀芒于刀刃之前急速凝聚,短短数息之后,只见得一道数百丈庞大的刀轮成形,刀轮疯狂的旋转,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切割力,刀轮震动,那刺耳的刀鸣声,响彻百里之地。

  “千流水刀轮。”李洛漠然的声音,随之响起。

  而后,他刀刃挥下。

  挥下的那一瞬间,刀身深处的“王者印记”轻颤,似是有一缕神秘的金黄气息流淌而出,流入到了那一道刀轮之中。

  唰!

  而后血红刀轮一闪而出。

  这一霎,仿佛天地被切开了。

  一道千丈长的光滑刀痕,于下方大地上凭空而现,几乎是将这赤石城贯穿。

  血红刀轮斩破虚空而至。

  刀轮倒映于赤甲将的眼瞳中,这一刻,后者的面庞以及胸膛上的妖媚脸庞,顿时出现了剧变与浓浓的惊恐之意,因为他们从那斩来的血红刀轮中,清晰的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小子暴涨的力量明明与他相差无几,可为何这一刀,竟恐怖至此?!

看过《万相之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