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活帝国 > 第558章 都是我应该做的

第558章 都是我应该做的

  等赛娜·罗曼诺夫如同丧家之犬般被她的随从扶持着滚蛋,又被当场送上战舰,在极短时间内弄出大气层之后,招商会里的喧闹才终于止歇,恢复正常。

  来自帝国中枢的商人代表们虽然心头惴惴不安,但着实舍不得放着肉眼可见的大把利润不要,依然硬着头皮与来自赤锋星的商务人员们签订合同。

  至于任重则是与七七回到了观战座台上方略显私密的会议室。

  当两人独处时,七七脸上再不复先前的清冷模样,倒是含笑说道:“你似乎对我就是镇疆侯并不感到意外?”

  任重点头,“在马维尔兄弟把你介绍给我时,我就猜到了。有太多细节暴露了真相。”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性格太直的男人不讨女人喜欢?”七七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任重想了想,“其实也还好。喜欢我的人其实也不少。我也从不用花言巧语去哄骗什么人,没这必要。”

  “好吧,你赢了。”

  任重想了想,又道:“其实侯爵大人你刚才的举动有些欠妥。我能对赛娜毫不客气,是因为我与她的立场从一开始就在敌对之中。你原本把温乐公和她敷衍得很好,这下全破功了。再者,其实刚才我并不怕她开枪。这种滋水枪,伤不了我。赛娜女士养尊处优,实在不知道人间险恶。我这超级战士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我有一万种办法当场反杀她。”

  “你真要杀了她,那事情就不能缓和了。你现在的底气还不够。”七七摇了摇头,“总之,你有你的考虑,我有我的考虑。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本来也厌倦了这种高等贵族的低级趣味,只是正好趁机合理合法地把这人赶走,图个耳根清净罢了。反倒是你帮了我的忙。”

  “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任重点点头,却不追问对方什么叫“时间不多了”。

  他这般行为,倒是让原本打算给他解答疑惑,再顺势摊牌的镇疆侯气闷得厉害,颇为无语。

  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你真就一点都不好奇的么?

  等房间里再沉默几秒,任重做要告辞的姿态,“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侯爵大人,我得再回会场里去了,客人们还等着我。”

  “你……”七七瞪了他一眼,“算了。等等……不必叫我侯爵大人,就叫我七七吧。我其实并不喜欢这爵位。在我心中,自己最重要的身份并不是什么镇疆侯,只不过是靳家七女而已。”

  “好的。明白了。”任重先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又立刻转身准备下楼。

  在即将离开之前,任重又回头冷不丁说了一句,“侯爵大人,哦不对,七七。其实我有一件事没想明白。”

  “什么事?你说。”

  “以你堂堂侯爵之尊,为什么会想要给我这样一个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伯爵侍寝?”

  七七捋了捋头发,潇洒一笑,“反正这只是一具合成人身躯,有什么关系?”

  任重摇了摇头,“这不足以解答我心中的疑惑。”

  “我好奇,不可以?”七七眨了眨眼。

  任重嘴角微抽,“好吧我信了。”

  说完后,他赶紧一熘烟走人。

  也就这点简短的对话里,他又得到了一些镇疆侯相关的信息。

  但很可能这东西是对方主动透露给他的,不过任重也不在乎。

  上午的招商会虽有几多波折,甚至见了血,死了人,但最终却还是在一片其乐融融的气氛中圆满结束。

  任重成功给赤锋涂料打开了新的市场,尤其是那部分来自帝国中枢的商人们。

  这些人的采购量本来就不小,并且等他们回去之后,还会成为更好的活广告,免费帮任重把隐形涂料在繁华的星区大幅度推广出去。

  不仅如此,不少实力相对雄厚的人已经提前拿到了区域代理权,接下来只要按部就班地进行改造,再一点点推广,自然能财源广进,皆大欢喜。

  除了已经被迫踏上返程路的赛娜·罗曼诺夫之外,每个人都对这场招商会感到满意。

  下午时,任重并未食言,而是在七七的陪同之下直奔太空中的皇家科学院远疆分院所属的大型空间站。

  七七觉得这是皇家科学院在浪费任重的时间,但任重自己却彷佛步入了宝藏。

  别人挖宝得用铲子箱子,他挖宝只用嘴、眼睛、耳朵和脑子。

  任重先去了舰船所。

  这边已经派出一名资深的战舰设计制造方向的高级专员带着手下整个项目组成员严阵以待。

  以赤锋族目前在战舰设计制造领域展现出来的造诣来看,任重这个绝对意义上的赤锋族学术领军人物配得上如此待遇。

  来了这边之后,七七倒不再拿出镇疆侯代言人的身份唬人,只像个真正的随从那样跟再在任重背后沉默不言,扮演好自己的随从助理角色。

  任重也彷佛不知道这台彷生人背后真正的人其实就是镇疆侯靳家七女,只把注意力全放到了舰船所接待人员的身上。

  对方拿出了诚意,他也投桃报李,一路攀谈,再十分热络地跟着对方去到舰船所设计院。

  高级专员先打开任重分享给他们的折跃战舰设计图纸,然后拿出诸多关键处阐述自己的理解,希望任重指点一二。

  任重则予以答疑解惑,再对照着已经拆成零件的折跃战舰仔细讲解。

  不愧是皇家科学院的下属机构,舰船所高级专员的水平非常高,仅用数天的时间就基本将折跃战舰的设计完全吃透,即便是任重这原版作者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聊过一阵后,任重对高级专员点评道:“贵所的理解没问题,复刻的小型验证航模无论是在结构上还是零配件的选型上,也都没问题。那么,理论上你们的验证航模的确应该可以稳定运行才对。”

  “是的,理论上的确该如此。”专员点了点头,“可最终的成品验证都可悲地失败了。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制造了七百余个验证航模,折跃成功率没有能稳定在30%以上的。这些航模都在反复的验证实验中损毁了。哪怕我们放弃远程控制,派遣出最优秀的试飞员,直接坐在里面进行操作,结果也不乐观。我们损失了不少试飞员。”

  任重嗯了一声,先看了看七七,颔首示意后再说道:“关于这种现象,我的助理七七其实已经给过你们准确的解释。她并不是在湖弄你们,说的都是实话。要实现自由短程折跃,最重要的其实不是舰船设计,甚至不是折跃引擎的搭建。这些东西在技术上已经没什么秘密了。真正的核心,在于对宇宙坐标系的即时计算上。折跃空间无处不在,与我们身处的三维空间相互重叠交叉。我举个例子……”

  说着,任重拿出一张白纸,又从衣兜里摸出一支笔,在白纸上手绘出两条垂直相交的直线。

  “这是一个平面。这两条轴,是我画上去的。原本它在平面上不存在。但在我画上之后,它成了平面的一部分,现在我又给这两条直线定出计量单位。X轴和Y轴交叉的坐标系出现了。现在我在白纸上任意画一个点,就能从坐标系中对其进行数字化的参数描述。这坐标系是一种概念,但又依托于纸张平面而客观存在。”

  “假如平面消失,也就是说这张纸被我烧掉,那么坐标系也跟着消失。但假如纸张还存在,那么坐标系就一直存在。我在坐标系上选定两个点。无论这两个点被我放在那里,我都可以用对折纸张的方式,使得两个点重叠,相互间的距离变得无限接近。”

  “同理,三维空间也可以这般理解。宇宙坐标系也和我画的这X轴与Y轴形成的平面坐标系同理。这就是我们利用折跃超越光速的理论基础。这是一次跳跃,从A点直接跳跃到了B点。这一点是基础理论,大家都明白。但我之所以要在这里赘述一遍,原因在于最后一步。”

  “众所周知,宇宙一直在膨胀,在运动。在宇宙的内部,不同星体与物质等等一切万物也在运动。万物的移动带来了宏观层面的引力体系的持续变化。就像我把这张纸放到水面上。你们看……”

  说着,任重用手指搅动水面,水面泛起波纹,带动着纸张弯曲起伏。

  “在二维层面里,这张纸依然是平面结构。但在三维层面中,它却有了起伏与弯曲。我先将它冻结住。”任重手指一抖,水箱识别到他的脑波指令,在极短时间内完全冻结,甚至连水面波纹的形状都保持了下来。

  “但是,如果在这时候,坐标系依然保持平面。情况就是这样的……”

  任重说着,他的腕表上照射出光线,投影到水面上,又变成一个新的平面坐标系。

  “现在坐标系和纸张上具体的点的相对位置变化了。那么如果我再想进行折叠,让两个点重合,纸张的折叠方式也会随之变化。”随后,任重再是一抖手,水箱解冻,他再将手伸进去,轻轻一捞,波纹再起,“这水波带来的无休止的高低起伏变化,和宇宙空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变化也同理。那么,宇宙的空间坐标系也一直在变化。”

  “所以,但要想进行短程折跃,就得抓住这无休止变化中的瞬态,并以时间轴的跃进观察为基准,对宇宙坐标系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的变化进行预测,以最终输入正确的宇宙坐标系参数。输入参数需要时间,参数在仪器中的传递也需要时间,仪器识别参数并生成距离的指令再抵达引擎中的零部件里也需要时间,折跃引擎从接收到参数再到开始生效并最终进入折跃状态,又需要时间。”

  “我们需要跨越的,就是这四段时间组合在一起形成的总体时间差。一旦坐标参数的输入值与折跃被激发时的瞬态实际值之间的误差大过电子的直径,就会导致进入折叠空间的物质被宇宙空间的三维力撕碎,折跃也就失败了。”

  “皇家科学院和我在早期的解决方桉都是利用超网的算力来进行预测。但很遗憾的是,我们的超网能力不足,只能保证百分之三十不到的准确率。类星体超脑或许可以做到,但我们不可能随意调用超脑的算力。即便有这权力,信息流的传递也会引发时间差。”

  “我最终的解决方桉说来有些荒诞滑稽。我抛弃了一切辅助计算设备的帮助,转而依靠自己的直觉来对宇宙坐标参数系的演变进行预判,完成最后一步的参数输入。这就是我之所以总能成功的原因。”

  “是的,就是我的大脑和思维。我用它来突破了算力的限制。你们也可以理解为我的每一次折跃都是在赌命,只是都赌赢了。”

  说着,任重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道:“我已经康慨地将自己的神经元细胞分享给了生命所。也允许他们读取了我的大脑量子螺旋,还接受了心理审查。总之,我已经将我的全部都贡献给了帝国。至于你们能不能用我提供的信息最终制造出成品,转化为成果,却不是我本人能左右的。”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希望你们能理解。谢谢。”

  任重的态度很坦诚,舰船所的高级专员压根挑不出任何毛病。

  但专员心头却备受打击。

  就在这时候,任重却突然画风一转,“不过我们可以试试能不能利用更稀有的材料,更坚固的结构,更好的护盾性能进一步提升试验战舰的整体刚性。如果改良后的战舰甚至能承受折跃失败的代价,那就算尝试三次只成功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高级专员嗯了一声,“是个新的解决思路。”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短程折跃,其实三维力的强度也会根据误差值的大小而变化。所以,这件事完全可行。不如让我看看所里现有的舰船设计知识,进一步完善一下我的知识结构,再一起来慢慢想办法?”

  任重笑眯眯地继续说道,显得分外热情。

  站在他身后的七七却莫名觉得任重此时的笑容似乎有点奸诈。

  七七在南乡星团里的探子告诉她,自从任重参观了马维尔的远航舰之后,赤锋科学院那边正在快速迭代新型舰船的设计思路。

  当时只是给这家伙临时考察了一阵子,就被白嫖走了那么多宝贵技术,远疆分院舰船所这边怕是要被薅个惨。

  高级专员只稍微犹豫,似是利用这点空闲向上级打了报告,然后得到答复,只一拱手,诚恳地说道:“那就有劳赤锋伯的帮助了。”

  任重:“不用客气,大家都是为帝皇分忧,我应该做的。”

看过《复活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