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道天下 > 第1078章 无后为大

第1078章 无后为大

  刘协没有直接回答荀悦的问题。

  他可以回答,而且保证能让荀悦听懂,但是那么做除了装一下之外,并没什么好处。

  他如此大费周章地刺激荀悦,并不是为了自己装逼,而是要让荀悦转变思维,从盲从圣人、经典走向实证。

  让他去自己去求证,去寻找答桉,比答桉更有意义。

  他对荀悦说,道不远人,人自远道。这个问题来自于天地之间,答桉自然也在天地之间。前人的书里没有,那你就去找,等你找到了,记在书上,后人就可以少一个疑问。

  当然,后人也可能会怀疑你的答桉,找出这个答桉中的不足,从而去找出更好的答桉。

  没关系,那不影响你的成就,只会留真正的道更近一步。

  就像你站得比孔子更高一样,并不影响孔子的高明一样。后人比你站得更高,也不影响你的成就。

  每次站得更高,你能看到的风景都会更多一些。

  从这个角度来说,说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也不完全错。

  荀悦似懂非懂,但他明白了刘协的良苦用心,决定接受这个挑战,再拜而退。

  离开之前,刘协提了一个具体的要求:在仔细研究这个问题之前,你不妨先想一想,如何衡量冷暖,山上、山下究竟差多少,能否进行计算。

  任何问题,如果无法精确计算,是很难得到真正的答桉的。

  荀悦觉得有理,接受了这个建议。

  看着荀悦消失在门外,刘协嘴角挑起一抹得意的浅笑。

  知识精英向科学进军的号角即将吹响,实证科学的大门即将打开。

  望远镜和显微器之后,温度计即将登场。

  ——

  回到后院,伏寿等人还没睡,正围在一起说闲话,而且讨论得很热烈。

  刘协站在门外听了片刻,惊讶地发现居然是在讨论宣夜说、浑天说之类的问题,而且扯到了他。

  宣夜说列于张衡祠的事,的确与他有关。

  与盖天说、浑天说相比,宣夜说更先进,但也正因为先进,与直觉相去太远,反不如盖天说、浑天说被人接受,接受这种观念的人极少,传承几乎断绝。

  在讨论为张衡立祠,并在祠中立浑天仪模型的时候,刘协便提了一句,将宣夜说也加了上去。

  但宣夜说只有图解,没有模型。

  原因也很简单,宣夜说没有天球这个概念,而以现在的技术,也无法表现宣夜说的元气天体。

  但刘协听甄宓的意思,好像蔡琰看过相关的文献。

  而且甄宓好像猜到了是他提出宣夜说。

  这就有点离谱了。

  刘协自问一向谨慎,极力克制自己装逼的欲望,怎么还露出了破绽?

  看着屋里的莺莺燕燕,刘协决定避避风头。这时候进去,众目睽睽之下,想掩饰都难。

  想了想,他转身去了蔡琰的住处。

  ——

  蔡琰刚安顿下来,正借着晚饭后的空闲时间,与袁衡一起整理书笔籍,权当消食。

  赶了十几天路,今天终于安顿下来,她想早点休息。

  “南阳的牛肉真是不错。”蔡琰说道:“南阳不愧是帝乡,富甲天下,即使是邯郸也要稍逊一筹。怪不得天子说要回冀州,到了南阳就不肯走。”

  晚饭是牛肉汤饼,汤浓饼香,回味无穷。

  蔡琰一连喝了两大碗,现在有些撑,弯腰都有些困难。

  袁衡笑道:“令史慎言。天子滞留南阳,是为开拓江南,可不是为口腹之欲。”

  “开拓江南是真,口腹之欲也不假。礼云: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没什么好忌讳的。”她顿了顿,突然一声叹息。“阿衡,你可能不知道,当初在西京时,天子受制于李傕,求粮不可得,李傕只给了他几根发臭的牛骨头……”

  袁衡眼尖,看到门外人影,立刻闭上了嘴巴,定睛一看,见是天子,便想提醒蔡琰,却被刘协制止了。

  刘协放轻脚步,进了门,在角落里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悄无声息的听蔡琰讲述当年的遭遇,也有些恍若经年。

  这些本是原主的记忆,却刻在脑海里,根本无法分辨。

  想到那几年的辛酸,虽然不是他本人经历的,却还是有身临其境之感。

  袁衡虽然没敢提醒蔡琰,却也不敢接蔡琰的话题。蔡琰说了几句,没听到袁衡的回应,转头一看,见刘协坐在一旁,若有所思,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里的书,赶过来行礼。

  “陛下,臣……”

  刘协上下打量了蔡琰两眼,摆摆手,示意蔡琰就座。

  “令史瘦了。”

  蔡琰定了定神,看了刘协一眼,说道:“陛下却有些胖了。”

  刘协摸了摸脸,哈哈一笑。“是啊,的确有些胖了。一来形势渐好,心宽。二来南阳的牛肉好,养人。令史若是喜欢,也在南阳多留些时日。”

  “敢不从命。”蔡琰不假思索地答应了。话出了口,才意识到自己答应得太爽快,不够矜持,顿时有些尴尬。

  “方才令史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饮食的事好办,朝廷虽穷,养几个人还是养得起的。其他的事,就不太好办了。”刘协垂下眼皮,手指无意识地翻着一本书。“别的也就罢了,令尊就你一个女儿,你若不成亲,这可就绝嗣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还是要考虑考虑的好。”

  蔡琰眉梢轻颤,也垂下了眼皮。

  这件事也是她的心病。

  她已经二十七了,过了年就是二十八,实实在在的大龄女子。若是在普通人家,这个年纪还不嫁人,那就要收双倍的口钱了。

  但她现在的确不想嫁人。

  珠玉在前,谁还看得上鱼目呢。

  可是她同样清楚,就算天子喜欢她,也不可能纳她入宫。一来天子对男女之事没有那么热衷,就连袁衡都一拖再拖。二来她的身份特殊,纳她入宫,很容易引起朝野非议。

  天子将袁衡调离兰台,已经表明了这个意思。

  现在又劝她考虑男女之事,而且是以传嗣的名义,更让她无法拒绝。

  天子话说得明白,她虽然是女子,却可以传父亲蔡邕之后,这是朝廷能给的最大恩典。

  其他的,就“不太好办”了。

  即使天子不循常理,能出奇制胜,也不是无所顾忌的。

  “多谢陛下关心,臣会考虑的。”蔡琰强笑道,转换了话题。“陛下此时来,不会是为了赐婚吧?”

看过《汉道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