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界使徒 > 048 “土著”
  霜木村,村长长屋。

  杰森的尸体用白布蒙着,放在屋子当中。

  巴隆与众多猎人汇聚一堂,村长、格里夫等人在一边旁听,屋外还围着一圈圈的村民,满脸震惊地交头接耳。

  众多猎人说完目击过程,房间里陷入沉默,只剩炉火燃烧干柴的噼啪声。

  “……这就是领主的说辞,以及我们看到的情况了。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杀了领主的侍卫,重伤濒死。我们仍不知道,杰森为什么做这种事。”

  维斯语气困惑。

  这也是所有猎人的不解之处。

  巴隆痛心于杰森的战死,闻言立马想到了什么,脸皮抖动,沉声道:

  “两天前,杰森和我撞破一个黑幕交易,收粮队来到村子里,里面有个人是药剂店的主管,找我们村子的医生走私药剂,带回白原城,用劣等药水替换药剂店的库存……我们抓了这两人,我让杰森带着他们去城镇,找领主揭发……”

  众人一愣,顿时打起精神。

  “莫非……”维斯眼神一凝。

  砰!

  巴隆捶了一下桌子,脸上浮现愤怒之色:“杰森的死,一定与这件事有关!”

  发现药剂贪腐,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找领主揭发,觉得只有领主才能彻查此事,清洗药剂店上上下下,保证以后供应的猎人药水不再是残次品。

  却没想到把杰森送入火坑。

  虽然还没闹明白领主这么做的更深内幕,但他认定了,领主一定跑不了干系!

  维斯、韦伯等猎人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他们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平时高价购买的药水竟掺杂劣质品,虽然大部分人没买到过,但确实有人偶尔遇到药水效果很差的情况,本来以为是正常的质量起伏,没想到是腐败的黑幕。

  众人不禁怒火中烧。

  “所以,你觉得是领主在灭口,于是杰森杀上门反击?”维斯皱眉。

  “我想不到其他可能。”巴隆语气沉凝:“杰森的性子我很了解,他不会毫无缘由去袭击领主。”

  韦伯摩挲着下巴,沉声道:“这么说,领主解释这是侍卫的私下行动,或许只是借口,借题发挥……”

  一行人交换情报,推演全盘的缘由,虽然缺乏一部分情报导致有些偏差,但大致弄清了前因后果。

  弄清来龙去脉,众多猎人对鲁特的信任度跌至谷底。

  “没想到鲁特是这种人,亏我以前还觉得他是个不错的领主……”

  “这些掌握权势的人,真是肮脏。”

  众人脸色各异,愤懑不已。

  要不是他们自愿保护人们,谁会听取领主的差遣?

  可如今,领主却敢反过来对付他们中的一员,毫不顾忌异兽猎人的身份。

  异兽猎人本是最受尊敬的群体,然而领主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想要灭口猎人……鲁特今天能对杰森下手,明天也就能对他们下手。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巴隆拍桌,怒道:“鲁特必须要为杰森的死,付出代价!”

  “可要怎么做?我们总不能学杰森一样,去杀了领主吧?帝国是有律法的,我们一群异兽猎人合伙杀死城镇领主,这叫什么事?其他人怎么想?”有人忍不住插口。

  “难道就不管了?!”

  “当然不是,你冷静一点。”维斯按住巴隆的手臂。

  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气愤于杰森的遭遇,但愿意为杰森出头是一回事,可杀死了领主,自己也会背上通缉,也许有别的办法来解决。

  韦伯揉捏着指节,沉吟片刻,开口道:

  “不必找领主对质了,他不会承认的,但我们也不适合为杰森直接复仇……或许,我们该向帝国揭发领主的事情,将药剂店的问题曝光,闹大事情,让帝国的人来彻查,弄清楚所有的内幕,最好任命一个新的领主。”

  “……这样有用吗?”

  维斯表示怀疑。

  异兽猎人群体虽然深受泰拉帝国重视,可帝国会因为猎人的举报,而直接换掉一个区域的领主吗?

  韦伯缓缓道:

  “试试再说吧……总之领主不换,我一定离开,我不会在这样的人治下效力。虽然我愿意为白原城消除异兽威胁,可我也不想哪一天被领主的人袭击,死得不明不白。”

  “就是。”“我也一样。”

  不少猎人纷纷附和。

  哪怕去别的地方要重新开始,许多猎人也不想继续在白原城附近活动了。

  “一定要用这种弯弯绕绕的办法吗?我只想一斧头砍死鲁特!”巴隆一脸凶相。

  “我也想……但我们是异兽猎人,不只代表自己,杀死领主的影响太大了,杰森那样的做法过于激烈,实在是……总之,在有别的办法时,先不要直接用刀子吧。我们的刀刃向着异兽,不该向着人。”

  韦伯绷着脸上肌肉,抿了抿嘴。

  巴隆光头炸起青筋,他并不喜欢这样的办法,感觉心中一团火难以宣泄。

  按他的意思,今晚冲进城堡,直接砍死罪魁祸首,岂不痛快?!

  可其他猎人的顾虑有道理,况且其他人和杰森并没有那么熟,愿意帮忙只是事情与自身息息相关,同仇敌忾,没法强求他们采取激进的方法。

  比起单纯的复仇,保证这种事不再发生对其他猎人来说可能更重要一些。

  “我知道了。”巴隆闷声回应。

  维斯开口劝道:“现在我们有理,你不要做傻事,杰森的事情,一定会有一个交待的。”

  巴隆摇摇头,忽地站起来,抱起杰森的尸体,低声道:

  “我先把他安葬了。”

  说完,他大步走出去。

  见状,众人也停下商议,纷纷跟了出去。

  外面的众多村民缀在后面,带着难过的表情围观着杰森的尸体。

  一行人来到墓园,挖了一个坟,将杰森的尸体葬在了威尔墓地的旁边。

  巴隆拿出刻刀,停顿了一会,才在墓碑上刻下墓志铭。

  「杰森·伍德之墓」

  「一个天才猎人,一位同伴,一位挚友」

  在场所有人看着墓碑默哀,都有些伤感。

  霜木村的村民情绪更深,相处了半年,杰森为村子铲除了地骨人的威胁,众人都念着他的好,此刻难过不已。

  “杰森……”

  格里夫心有戚戚。

  半年前初次见面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

  可如今,他还站在外头。

  那个豪迈豁达的男人,却躺进了坟头。

  莱纳在人群里眨着大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巴隆看着杰森和威尔的坟墓,默默无言。

  当猎人的这些年,虽然见惯了生离死别,可面对“爱徒”的身亡,他仍旧难以释怀。

  “你的未来,不该停在这里……”

  巴隆摩挲着墓碑,心绪难平。

  ……

  时间一天天过去,白原城内的流言蜚语传播越来越广。

  几乎全城的人都知道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知道有一个叫做“杰森·伍德”的猎人,公然袭击领主长屋,差点杀死了领主。

  异兽猎人砍领主,这还是石破天惊的头一回!

  因为缺乏娱乐,这个传闻很快成了白原城内大多数居民茶余饭后的主要谈资,分析得头头是道。

  关于其中的缘由,猎人们并未缄默,声称是领主打算灭口,掩盖药剂店偷换库存的内幕。

  这在城市里引起轩然大波。

  虽然领主第一时间派兵封存药剂店,表示将清查此事,并全程张贴告示否认自己指示侍卫袭击杰森,声称是侍卫自作主张。

  可城镇内的居民更相信猎人们的说法。

  一时间传言甚嚣尘上,鲁特本来还算不错的声望断崖式下跌,居民对当前的领主表示出强烈的不信任。

  而在那晚的冲突之后,鲁特受了惊吓,一直卧病在床。

  什么动作也没有,更没有再露面,连市民的上访也不管了。

  领主长屋。

  那晚战斗造成的损坏,勉勉强强修缮好了,但还是能看出一些痕迹。

  白原城监察使沿着楼梯而上,来到主卧室,推门进去,一眼便看到无精打采靠坐在床头的鲁特。

  “你来了,请坐吧。”鲁特有气无力。

  白原城监察使没有搭理,自顾自问道:

  “鲁特领主,关于最近的事件,以及城中的传言,我需要了解情况。”

  泰拉帝国的各个城镇由领主统治,自主权很高,但泰拉帝国也不会毫不过问。

  在建国数年后,泰拉帝国便在所有城镇都设立了“明哨”,也就是地方监察使。

  只有监视的职责,负责向帝国传递情报,比如这座城镇发生了什么事、领主制订了什么制度等等,此外基本不会干涉领主对当地的统治。

  明面上肯定相安无事,地方监察使没事不会打扰领主,领主也不会管地方监察使。

  至于私下里,基本都有龃龉,可能有监察使想用自己的权利来威慑领主,收取“保护费”,或是领主贿赂和欺瞒监察使,各种操作都是有的。

  当然了,部族领主和空降领主的掌控力,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面对地头蛇一样的部族型领主,地方监察使一般很识趣,安心当个摆设,每天混日子。

  然而,最近周靖袭杀领主的行为,已经传得满城风雨,相当敏感,白原城监察使没法不管。

  鲁特并不意外对方找上门,一脸疲态:“你想知道哪方面?”

  “那个猎人袭杀你,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所谓的药剂店内幕,你也要给帝国一个解释!”

  白原城监察使毫不客气。

  “我知道……”

  鲁特虚弱咳嗽两声,断断续续说了一遍,还是那套推卸责任的说辞,反正不知情,都是手下人的私心。

  白原城监察使微微皱眉,明显不太相信,但是也拿鲁特没办法。

  他突然话锋一转,警告道:

  “这次闹的事情不小,你惹怒了整个区域的猎人,我会如实传递给帝国中央,他们或许会觉得你没有能力再胜任领主。”

  “……如果要换了我,继承者只能从我的部族血亲选出。”

  鲁特面不改色。

  白原城监察使发现鲁特好像并不担心这个问题,眉头不禁皱得更紧了。

  “好,那我就如实报告了。”

  说完,白原城监察使没有留下,扭头便离开了。

  鲁特的脸色蓦地沉下来,心情相当糟糕。

  这些天,他一直提心吊胆,生怕其他猎人来袭击。

  身边没了超凡侍卫,他只能调集一大半的军队日以继夜守着城堡。

  幸好,其他的猎人还保持着理智,没有不管不顾冲击领主的府邸,大开杀戒。

  不过,猎人们宣称的真相,掀起了城里的风言风语,也让他心力交瘁。

  白原城数十个猎人对他展现出强烈的排斥,他无法将传言压下去。

  只要他敢强硬,猎人随时会离开,那样白原城居民对他的不满将升至顶点,即便还能当领主,白原城也会越来越萧条。

  但是,他仍然需要紧紧抓住领主的位置,现在只有这层身份可以保护他的安全……像杰森那样不顾后果砍领主的猎人,毕竟是少数。

  他看得出,猎人们是想促使帝国把他换掉。

  不过却不怎么担心。

  将他拉进那个庞大计划的人,正是帝国宫廷里一位有权有势之辈,也是他在宫廷内的靠山。

  鲁特相信那个靠山,会想办法保住他的位置……哪怕是为了稳住他,不暴露大家的谋划,也必须这么做。

  “帝国中央那边,不用我操心,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清除线索,不让帝国的人追查下去……”

  鲁特脸色阴晴不定。

  不能让帝国发现背后的谋划,否则连带那位靠山的整个计划都会受到影响。

  至于白原城变萧条的苦果,只能暂时咽下了。

  但是,只要等到振臂一呼的那一天,如今的损失,一定能弥补回来!

  他对此深信不疑。

  ……

  异兽世界,某处。

  昏暗的洞窟中,人员来来往往,物资堆积成山,像是一个据点。

  几个装扮各异的人围着石桌,坐成一圈,小声交谈。

  “派到白原城保护领主的人,被人给杀了。”

  “是谁干的?赤度、海因、东罗的人?还是某个巨型财团或非法组织的偷渡探索者?”

  “都不是,好像只是卷进了土著间的冲突,和一个土著猎人同归于尽了。”

  “确定杀人的是土著吗?”

  “已经查过了,杀人者叫做杰森·伍德,本来是普通人,在白原城周边的一个村子生活,数月前才进行异血强化,蜕变为超凡者。我已经根据旁人的描述绘制了画像,准备带回去比对,再确认一遍……让我判断,这人大概率是真土著。”

  “啧,竟然被土著杀了,丢人……死的那个是什么级别的超能者?”

  “一级,是服用了基因药剂的人工超能者,练过一些武道,是马文的助手……马文在前两批的时候回去了,目前不在这个世界。”

  “行吧,既然是土著干的,那就不用干涉了,把那个助手的尸体回收一下,录入阵亡名单吧。”

  “好。”

  几人商量了几句,很快结束了这个话题,显然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一件小事。

  这时,其中像是领导者的人影敲了敲桌子,沉声道:

  “这一次的交汇期要结束了,可以停下全部计划,把外面的人都撤回来了,回到各个据点安心等待撤出这个世界,别再去外面活动了。”

  “明白。”

  其余几人纷纷应声。

  有人不禁感慨起来:

  “不知道这次引力潮汐会持续多久,上次交汇期结束的时候,泰拉帝国都还没诞生呢……也不知道下次交汇期回来,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看过《星界使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