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中影之十大剑客 > 第676章 圣气奇人

第676章 圣气奇人

  盛凌人因密谋造反事败,至今被囚于大牢之中。

  圣殿,也被朝庭借机大肆打压,实力大大折损。

  然而,盛凌人毕竟也曾一直替朝庭办事,且又与东厂交往甚密,竟然并未被立即处以极形。

  不过,这一切,都还是因为一个人,在替盛凌人求情。这人并不是东厂厂公石忠,而是他的义子盛莫名。

  当然,石忠也间接替盛凌人说了一起好话,毕竟如果盛凌人将他和东厂勾结之事全部说出,石忠也会有大麻烦。只是,盛凌人没被处斩,主要还是因为盛莫名。

  话说盛莫名其人,在整个圣殿之中,其实十分另类。他喜欢华衣丽服,但行事又谨慎低调。他对盛凌人父子情深,却又在关键时刻背叛父亲投靠萧王。也正是因为他临时反水,萧王才答应保其父亲不死。

  不然,盛凌人犯谋反大罪,定然是死罪难逃。

  盛凌人也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最爱最信任的义子,会临时背叛他。可他其实不知,如果不是因为盛莫名,他恐怕早就人头落地。盛凌人本来十分痛恨盛莫名的反叛,但是在危难之时,他的亲儿子盛志强,竟然也在自己背后下了黑手。这样一比,其实亲子义子,也没什么太多区别了。

  相比而言,反倒是盛莫名更加光明磊落,毕竟在对抗朝庭之事上,盛莫名一直便持反对态度,并且还为此与父亲争论过几次。盛志强则不然,他起初一直支持父亲的决定,并且积极谋划参与,一直对父亲惟命是从,歌功颂德,却在父亲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毫不症兆地突然对他下毒手。盛莫名的态度,一直没变,即便他向萧王告了密,盛凌人回想起来,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不与同流,与落井下石,显然后者更加让人痛恨。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盛志强不仅偷学了他的圣气功,还在盛凌人被捕之后,以长子身份继承了圣殿尊主之位。原本,盛凌人的理想人选是更加稳重成熟的盛莫名,但苦于盛莫名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此事便一直不能成行。

  并且,盛志强现在仍是年富力强,也还没有轮到儿子继位的时候。总之,因缘巧合,盛志强突然便从一个无名小卒,一跃成为了江湖四大家族的当家。年少轻狂,籍籍无名,手中却拥有足可动摇江湖根本的庞大势力。如此境遇,怎能让盛志强不变得野心勃勃。他虽然偷练了父亲的圣气功,但苦于火候不到,与四大家族其它三家的顶尖高手相比,仍然相差甚远。即便与江湖其它大派,如少林、武当、华山等相比,他也还嫩得很。圣殿目前的实力,虽然也不算太弱,但在武林大会之后,已经大大折损。盛志强要想在短时间内有一番作为,就必须依靠外部力量。东厂现在同样被皇上和萧王看得很紧,短时间不会与圣殿不会有太多联系。海上倭寇,也就成了圣殿的惟一选择。

  盛志强认为,如果联手火邪宗,一举先将逍×遥×阁击垮,那么他们圣殿的实力,便可向江南沿海拓展,到时与唐门、毒兽峡三足鼎立,他自然便成了武林一霸。假以时日,他的圣气功大成之后,唐门和毒兽峡的几个老头死去,他便是武林第一人物了。

  人,有权力之后,便有野心。

  有野心,就有杀戮。

  只是,在盛志强的一切计划之中,盛莫名都一直表示支持,却又一直没有付出明显的行动。

  其实,盛莫名的处境,十分尴尬。一方面,他本就是大哥的眼中钉,可是盛志强在圣殿实力大损之后,又暂时不想动他,对他是用而不信。

  另一边,他原本投靠了萧王,可他毕竟还是圣殿之人,圣殿在谋反之后,纵然如盛莫名,也绝对不可能再得到朝庭的信任。

  萧王之所以用他,也无非是可以通过他,了解许多圣殿的动向。也如盛志强一般,萧王对他同样是用而不信。与其说是萧王,不如说是整个皇族。

  盛凌人谋反,若不是盛莫名与萧王有约在先,恐怕盛氏家族,早就被灭了族。皇族又怎么可能信任一个叛逆的义子。

  不过,在盛志强接手圣殿之后,倒并非庸然无为。他先与玉面娇娘沈玲玉联手,重新收拢了圣殿的各方势力,将圣殿再次整合在一起。接着又在玉面娇娘沈玲玉帮助下,将圣气功进一步改进。圣气功原本是一门内家气功,沈玲玉擅长用毒。于是沈玲玉异想天开,竟然让盛志强将自己的气劲之中加入剧毒。不想这异想天开之法,竟然真地让盛志强练成了一门旷世奇功——圣气毒功。

  当日肖玉蓉正是先被盛志强注入圣气毒,然后黎玉等人为她运功调息之时不知有诈,才被圣气毒功反蚀,以至重伤难愈。

  盛志强的圣气毒功初战告捷,更让他对这门奇功充满了信任。

  在盛志强离开京城这段时间,圣殿的事务,盛志强一并都交与了自己弟弟的盛莫名。盛莫名的存在,让盛志强如芒在背,可是盛志强又不得不用他。因为整个圣殿之中,都不如盛莫名见识广博,谋略在胸。

  不过,盛志强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他现在至少不会背叛自己。如果盛莫名不想与自己为伍,他一开始便不会屈从。即然他答应了为自己办事,那他也定会尽职尽责。

  好人,永远就这么单纯,只可惜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这世上有好人。

  好人的思想,其实很简单,但在外人看来,那就是傻,好人的“好”,也就常常被坏人利用。

  在盛志强看来,他这个义弟,便是一个可用、但是不可信的人。

  因为,他们终究不是同一路人。

  在圣殿之中,盛莫名就是一个奇人,一个奇葩的存在。

  有时候,盛志强常常在思考,父亲盛凌人为什么会一直允许盛莫名这样一个不同心的另类存在。

看过《剑中影之十大剑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