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众生 > 299 客至
  “结束了。”

  留下众多一脸茫然的武林汉,疤脸人不等他们失去大块记忆之后靠大脑脑补逻辑自洽,以便重新像个人似的恢复理智,便挥一挥手,转身走出大堂。

  那个旁边观看的高个女子愣了一下,连忙跟上。

  路上两人健步如飞,却是一路向上,从一处隐秘的出口离开气氛灰暗压抑的地窟,回到了及春城中一座不起眼的小院里。

  小院干净整齐,甚至干净的过了分,房舍庭院都没什么家具,有些家徒四壁的感觉。唯独里间屋有一桌,桌子上放着一个大罐子。

  进了院子,再没有其他人,那高挑女子忍不住道:“这样就行了吗?”

  那疤面人反笑道:“还不行吗?难道你说要永绝后患,把他们全杀了?也不是不行。只是那样对琢玉山庄名声不好,阿昭也跟我说要少造杀孽。算了吧。”

  高挑女子额头青筋略起,道:“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刚刚怎么回事?你戳破了一张纸,然后就走了,他们就傻了?”

  那疤面人一笑,解释道:“不是傻了,而是忘了。你刚刚看到纸上写的字词了吗?那些词,互相关联的一整套词语和条理,因为刚刚那一剑,一起从脑袋里消失了。要想再像正常人一样把脑子平安无事的转起来,怎么也要费几天功夫自我修复。有的人脑子里干货本来就不多,还一下子掏出去太多,说不得就不剩什么了。对于他们,我只能说很抱歉。”

  高挑女子呆了一下,来不及怀疑他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抱歉,先惊异道:“这种事情怎么做到的?是剑术吗?”

  那疤面人人道:“是剑法。”

  高挑女子一下子闭上了嘴,剑术已经千奇百怪,各有妙用,但还有极限,剑法的层次却又更高,已经超出常人的理解。只能说,信不信的,存在即合理了。

  那疤面人把玩着仿佛消失在空气中的透明短剑,笑道:“本来呢,这件事应该由另一个更合适的小子去做。不过他潜下去了,只把这把短剑送了回来。没办法,只好我来两边跑。累死了。”

  说着他圈回手,用短剑的剑尖轻挑自己的脸,紧接着一拽,把那张疤痕遍布的脸皮挑了下来,露出英朗分明的五官。

  是刑极。

  对面的女子,就是云西雁了,端详了一下这张这几天已经愈发熟悉的面孔,道:“你这个化妆真是挺厉害的,那伤疤真像真的,根本看不出来。”

  刑极笑道:“就是打扮的可怖,让人不敢细看才不容易看穿。但也就你不熟悉看不出来,可瞒不住老熟人。比如说那个蜘蛛寡妇。她第一面见我就看出来了,然后逼着我把骗去的钱还给他。”

  想当初刑极扮做疤面人,在鬼推磨颐指气使发布任务时,正好遇上来换取情报的黑寡妇。刑极自然不动声色给她任务顺便赚了她一笔钱,却被黑寡妇一眼看破,瞪着他要他把钱还来。刑极无奈,只得不再耍把戏,用真面目开诚布公给她交换了一番情报。

  云西雁愣了一下,道:“你连自己人的钱都骗啊?”

  刑极叹道:“我也不想的。然而自从被君侯开除,我就断了薪水。好容易投资个生意,却是赔钱货,这么多年回头钱没见到,还要我贴钱贴力,亏得一塌湖涂。我如今穷得就差要饭了。”

  云西雁道:“那你也别骗别人。你如果缺钱,我借你好了。”

  刑极反而愣了一下,突然大笑,道:“不至于,云姑娘,明天汤昭出关,他就得把我的钱一五一十报销,还要加利息。哈哈,他这回欠的债可太多了,一时半会儿可还不完。到时他没钱你借给他吧。走了,咱们上山。”

  云西雁道:“上山?真的上山?”

  刑极道:“当然,也该上山了。我都在及春城待了半个月了,你还没上过九皋山吧?咱们一起走,哦,对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桌上那个罐子,笑着指着道:“把咱们的迎宾馆搬走。”

  云西雁哦了一声,将那个大罐子抄了起来,拿在手里沉甸甸,心中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谁能想到,这罐子里竟别有洞天,而她自己,刚刚才从罐子里出来呢?

  转过天,一个风平浪静的早晨。

  “早啊。”玄水监的女少监洗漱完毕,从迎宾馆的房间出来,正好看到对面走来一个老妇人,却是迎宾馆里仅剩的一位老太太,姓荀的女侠。

  虽然女少监上来没两日,但也看出不少门道,比如说迎宾馆的人时而多时而少,比如说常常有人趁夜消失在湖水里。又比如说,迎宾馆藏着几个惹不起的人。

  其中有一个美妇人,带着好几个儿子一开始巡街一样走来走去,后来有一日突然消失了。还有一个“光公子”,一直神神秘秘,据说神出鬼没,但女少监上来之后倒没看到他有什么额外动作,反而觉得他异常孤僻。最后一个,就是那老太太了。

  这老妇人平时也没什么出奇,女少监见过几面,只觉得她风度优雅,气质高华,令人生敬,但关于她有个传说,却是她跟了一队老头坐船出去,最后只有她一个人回来,其他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虽然这个传言无人证实,但女少监还是十分警惕,与这老妇擦肩而过时也保持微笑,唯恐不知不觉中惹了她。

  “早,小姑娘昨晚睡的可好?”那荀老太笑眯眯问道。

  女少监客气道:“挺好的。一夜睡到天亮。”

  荀老太点头笑道:“是啊,昨晚很安静,很适合熟睡。”

  女少监迟疑了一下,她知道这老妇说的什么意思。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昨天晚上湖心大火起的时候,多少人心痒难耐,只等着乱势一起,便浑水摸鱼。

  然而并没有后续。

  很快,大火就消失了。

  真的消失了,甚至连逐渐熄灭的过程都没有,就在某一刻突然消失了,天色一下子恢复了黑暗,只余下天水一色浓稠。

  不少人不死心的等待,等了很久也没有任何声音。女少监虽然也好奇,但最终抵不过困意,回去休息了,果然一觉睡到大天亮。

  琢玉山庄确实很厉害,能把一场大乱这样干净利索的压灭,然而……

  “这也太安静了吧。不应该这么安静的。”

  她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没有混乱是好事,然而其他方面安静的过分就奇怪了。

  铸剑不是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吗?

  铸剑成功之前,难道没有先兆吗?剑炉当中的火焰也看不到半点,这铸剑是鬼铸的吗?

  还是说,铸剑压根就失败了,昨天晚上那簇火焰不是敌袭,而是剑炉炸了?

  女少监摇了摇头,她不是没见过最后关头失败的铸剑,但一般到了九十九步时,最后一步失败也会失败的轰轰烈烈,少有失败的这么无声无息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倒越发疑惑了。

  而且,今天是正日子了吧,怎么不见大会的布置啊?

  正想着,就听有人道:“各位嘉宾,船来来,请大家登船前往会场吧。”

  那老妇一笑,道:“看来主人家不是不管我们啊。”

  女少监汇合了自己的同伴,一起走出迎宾馆外。

  迎宾馆前的湖畔,停着一艘大船。

  这艘船,怎么说呢……女少监不是没见过好船,她见过远洋的风帆船,见过江河里的大木船,还见过游湖的画舫,她甚至还见过皇家的龙船。这艘船的风格却是没见过。

  这大船竟是金属做的,船舷泛着银白色的金属流光,船身是奇怪的流线型,仿佛一把钻开钢铁的钻头,有一种力量美感。

  船前,一个背着剑的圆脸年轻人正在绕来绕去,不住的抚摸船身,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甲板上和码头上早有弟子穿的整整齐齐,把客人迎上船,女少监并没有亮明身份,跟着同伴一起上船。

  船上有宽敞明亮的船舱,但在甲板上也设有座椅。女少监看到了光公子这些人都在甲板上,似乎都不进船舱,要留在甲板上看风景,她便也不进船舱。

  最后,那个一直守着迎宾馆的清瘦老头上船,喝道:“都上船,那个剑生小子,别看了,快上船来。”

  那圆脸年轻人不情不愿的上船。老头道:“行啦,都上船了。诸位,我做个迟来的自我介绍,老头叫做平江秋,是这个临时迎宾馆的馆主。之前呢没有好好招待你们,所以现在来送你们最后一程。”

  这最后一程用词甚不吉利,众人都不由皱眉,唯有那老妇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平江秋把搭板踢开,大船自动离岸,但却没有乘风破浪,反而就停在水面上。

  他站在船头,手稍稍抬起,然后往下落:

  “剑法罐藏——解除!”

  天、水、堤岸,那座迎宾馆,突然凝固。

  然后,就像开裂的瓷器一样龟裂。

  哗啦啦——

  四面八方如碎片一样落下,露出一片碎星辰般的沼泽水面。

  远处,栈道、白鹤、剑炉、剑庐,遥遥在望。

  琢玉山庄,到了!

看过《剑众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