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一人开始炼蛊成仙 > 第596章 是儒是魔(二合一)

第596章 是儒是魔(二合一)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中原江湖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静之中。

  即便是一些往日里成天打生打死的敌对门派之间也暂时平息了交火,各自谨守家门不出。江东轩辕世家损失了传说中最有习武天赋的三少爷,但徽山牯牛大岗上也没有闹出什么大动静。

  甚至就连一年一度的广陵观潮盛事,今年也缺少了江湖子争相弄潮的热闹,只剩下一些文人小姐,兴趣寥寥。

  所有人,但凡了解一下江湖风闻的,都将目光投注到了龙虎山这座道门祖庭身上,等待着他们对于逐鹿山魔教的回应。

  最近一甲子,因为魔教沉寂,再加上九国一统之战与徐骁马踏江湖的血腥气尚未完全散去,导致混迹在中原的江湖人士大都忘了,什么才是这座江湖上永恒的主题。

  此次龙虎山天师殁于逐鹿山的事件终于帮助他们重新回忆起了当年魔教凶焰滔天,杀戮天下的恐惧。一时之间,整座江湖都变得战战兢兢起来,生怕龙虎山输了。

  是的,很奇怪,明明这一甲子一来,龙虎山稳坐武林魁首之位,接受朝廷册封,地位稳固得不能再稳固了。魔教则是刚刚才死灰复燃,双方看起来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但是魔教的威慑力就是有这么可怕,这是用九国乱战时期数位皇帝、无数世家权贵以及数不尽的人命堆叠起来的。

  事实证明,这玩意就是比一块御赐的牌匾要管用得多。

  不过龙虎山还在准备。

  一位天师的陨落几乎将他们逼到了绝路上,接下来如果不能痛痛快快地找回这个场子的话,别的不说,龙虎山气运肯定会持续溃散。

  而气运溃散的后果就是诸事不利,若真如此,会让他们陷入到一种非常难受的恶性循环之中。

  所以对于如何回应逐鹿山一事,哪怕是心中最恨的掌门赵丹霞,也保持了足够的理智,没有选择贸然动手。

  他们还在搜集一切有关于逐鹿山、蚩曜的消息,包括联络所有可能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一致的盟友,务求一击必中,斩草除根。

  可以预见,以龙虎山的人脉关系,当他们准备万全的时候,逐鹿山迎来的回事怎样的雷霆一击。

  对于龙虎山如此谨慎的态度,蚩曜心中是有些小失望的。

  毕竟赵丹坪的实力在龙虎山的几位天师里并不出众,再说了,你们不是还有一位会元神出游,万里入梦的老祖宗吗?

  不放心别人的话,就让他来嘛!

  正好试试三昧真火对这家伙有没有特攻效果。

  可惜,等了三五天都不见有什么动静之后蚩曜就明白了,这一次龙虎山很认真甚至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所以当他们真正出招的时候,就一定是有了万全的把握。

  “六大门派围攻逐鹿坪吗?”

  他笑了笑心中莫名的还有些期待。

  不过龙虎山的动作虽慢,却有动作快的别人。

  “教主!”

  这一日柯斩月提着血淋淋的偃月刀前来禀报,“我在山外截杀广陵王的密探时,偶然发现还有一人也在做相同的事,而且手段比我们更狠辣。于是就问他要不要加入魔教一起干,那人没有反对,不过说要先见见您才行。”

  “哦?”

  蚩曜闻言眸光一闪。

  这段时间广陵王虽然没有明面上找逐鹿山的麻烦,但密谍探子是派了一波又一波。毕竟手握数十万军队,哪怕损失几百几千探马对于赵毅来说也是轻轻松松。而蚩曜也不跟他客气,将刚刚晋升伪金刚境的柯斩月三人统统派了出去,美其名曰在厮杀中夯实境界。

  他们三个倒也对此深信不疑,杀起来格外卖力。

  伪金刚境也是一品,而且是气力最绵长,最适合战场冲杀的一品,区区广陵王麾下,除非是卢升象亲自带兵,或者东越剑池派高手过来坐镇,否则都是给三人乱杀的菜。

  但那样一来就违背了广陵王赵毅控制冲突规模的初衷,所以这样的情况维持约莫有半个月之久。

  不过除了逐鹿山所属,竟然还有人在截杀赵毅的麾下?

  谁这么大的胆子啊!

  蚩曜突然有些好奇了:“带他过来。”

  “是。”

  柯斩月应了一声,“蹬蹬蹬”跑出去,没过多久便重新带着一个人登上了白玉阶。

  第一眼望去,那是一位气质儒雅的青衫文士。

  眨眼再看,那人胸中蕴养的浩然之气已然化作冲霄的豪气,在澹澹血腥味的装点下,比起皓首穷经的一代大儒倒更像是逍遥江湖的洒然侠士。

  放眼天下,有如此风华气概的儒生,唯有一人!

  “大青衣”曹长卿!

  蚩曜在打量曹长卿的同时,自然也在被对方打量着。

  曹长卿此行自然不是专门为了加入魔教的,其实他只是偶然发现了几名赵勾的杀手,所以顺手除之。

  结果没想到却迎来了柯斩月的招揽,既然如此,他便也有意顺便见一见这位魔教新主,或许能达成什么合作也不一定呢?

  在曹长卿眼里,对于蚩曜的第一印象是感觉他有些年轻得过分了。

  儒家最善望气,以他天象境的修为可以轻易看出,蚩曜体内的气机也无时无刻不在与天地共鸣,这是典型的天象特征。

  但他曹青衣是什么时候入的天象?就这已经被称为风华绝代,但眼前这家伙看起来才不过二十出头吧?

  不过他也是见过世面的,容貌永固和返老还童都不是什么飘渺传说,因此也就是一怔的功夫便回过神来。

  但第二件事就格外令他震惊了。

  那就是同为天象境界,他感觉到逐鹿山境内的天地元气似乎对自己有些排斥,但却跟那位魔主堪称不分彼此。这种类似于天人合一的境界他自己也不是没有体会过,当初一步入天象时便差不多是如此。

  但这种时时刻刻保持住的状态,似乎已经超越了天象境界所能做到的极限吧?

  蚩曜与逐鹿山之间所保持的这样一种状态让曹长卿忽然想起了一个词——地仙。

  然后他豁然惊醒,半是骇然,半是感慨地问道:“陆地神仙?”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曹官子!”

  蚩曜抚掌而笑,对于曹长卿能看出自己此时的状态并不感到多么意外。

  这位被称为独占天象境八斗风流的曹青衣,只差一个契机技能迈入八百年来鲜少有人能够晋升的儒圣境界的大官子,有如此眼里并不令人惊讶。

  “魔主谬赞了。”

  曹长卿曾经是西楚棋道头秀,亦曾在边陲独掌兵,以赫赫战功赢得曹北马之名。但是当西楚亡国之后,原本弓马不熟刀剑不谙的他,竟摇身一变成了一力能当百万兵的武道大宗师,毕生以复国为己任。

  西楚灭亡后的二十年来,前十年被曹长卿刺杀的离阳重臣不下二十人,每次都是独身翩然而至,再携人头归去。后十年中他曾三次杀入太安城,其中两次杀进皇宫大内,先后面对两朝天子,屠戮甲士数百,最近一次离现任皇帝只差五十步。

  堂堂中原大一统王朝之皇帝,却被区区一介亡国匹夫逼到如此境地,而且还奈何对方不得,这让曹青衣的名号响彻天下。

  也正是因为这些事,曹长卿被赵勾组织列入必杀名单。但很可惜的是,这个在徐骁的提议下由皇室建立的针对江湖的组织,杀起别人来无往不利,但却在曹长卿手中折损近半,到后来甚至已经说不清楚究竟是谁在追杀谁了。

  就比如这次,曹长卿意外发现了赵勾精锐的动向,于是便将他们当做消遣般过来大杀一通。这让赵勾的人到哪里说理去?

  除了报复离阳王朝之外,曹长卿最关注的事情就是寻找当初失踪的西楚小公主,可惜二十年来都不得丝毫音讯。但擅长望气的他坚信,身负西楚残余气运的小公主姜泥一定没有死。

  而且就算暂时找不到公主,自己也不能不做事啊!于是曹长卿现在基本上就是活跃在西楚旧地,每天搞搞扇动起义,找机会杀一杀赵勾或者离阳重臣。哪天要实在郁闷了,就干脆杀入太安城放松放松。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时刻提醒全天下人,只要我曹青衣还在,西楚便没有真的亡!

  气魄豪迈,却也令人感叹。

  看着曹长卿,蚩曜忽然冒出一个想法,于是笑着问道:“曹兄可有意愿入我魔道?”

  曹长卿微微皱眉。

  初见蚩曜之时,因为他身上并无多少魔教之中的乖戾邪气,所以曹长卿也没有对他生出什么恶感。但是加入魔道……

  一见面就发出这种招揽,未免有些交浅言深了吧?

  眼见曹长卿马上就要回绝,蚩曜立刻接着说道:“且慢拒绝,待我说完。儒家的修行向来是读书养气,一步成圣,你曹青衣自问,读的书是否已经足够成为儒家圣人了?”

  “哼,”

  曹长卿傲气满满,“若连曹某都不够的话,那天下便无人能够!”

  “很好的气势。那么从你入天象至今已经快二十年了,为何一直不晋升呢?”

  蚩曜揶揄着笑道,末了不等曹长卿回答,便自顾自地开始解释,“是因为气运不够,西楚的气运的确尚有残余,也的确足够支撑你晋升儒圣。但是很遗憾,它并没有汇聚在你的身上。也就是说,如果你不能找到那位身怀西楚绝大部分残余气运的小公主,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儒圣。

  当然了,如果肯加入离阳或者北莽,以他们两大王朝的气运倒是足够支持你更进一步。但如果只依靠儒家气运的话,不是我打击你,绝无可能!”

  谁让你们儒家摊上了一位不得了的老祖宗呢?

  “即便不成儒圣,曹某要做的事,依然无人可阻。”

  曹长卿自然不会被短短几句话影响心神。他一生跌宕起伏,心智心胸都比寻常武夫要坚韧和宽阔无数倍。没有绝对的自信,又如何能以匹夫之身去抗衡天子之怒,手不沾兵器,身不覆护甲,一袭青衣三进三于出皇宫之中,凭借一己之力让坐拥整个中原的赵家天子不得安寝?

  “话是这样说没错。”

  蚩曜点点头,“但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若是有儒圣境界,或许就不会被韩人猫拦在赵惇身前五十步,而是已经摘下了那颗天子头,传首九边了呢?”

  传首九边,听到这个词,原本表情还略微有些严肃的曹长卿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几缕笑意。

  因为这个词是当年赵勾创立后,针对被绞杀的江湖人设立的规矩,传首九边,以彰显朝廷威严。

  此时被蚩曜用到赵家皇帝自己的头上,让他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而且蚩曜直呼当今天子名讳,并且随意拿对方的头颅打趣,这种丝毫不在意离阳皇室的态度让曹长卿感到分外亲切。

  气氛缓和下来,说话也就随意了许多。

  “加入魔教真的能让我一步入圣境?”

  曹长卿带着笑容问道。

  “不是魔教,是魔道。”

  蚩曜摆了摆手“当然了,你若愿意加入魔教,我更加欢迎,甚至可以将第一天魔的名号给你,并且任命你为副教主。但如果只是为了借气运提升境界的话,转入魔道其实就可以了。”

  面对曹长卿,虚言诓骗是没有用的,所以他选择实话实说。

  曹长卿这次没有断然回绝,而是十分认真地想了想,而后盯着蚩曜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道:“何为魔?”

  “呵呵,”

  听到这个问题,蚩曜先是笑了笑,而后答道,“这个问题你如果去问李当心的话,或许能得到最专业的回答,毕竟在佛教之中,魔是佛的对立面,正所谓最了解你的就是你的敌人。

  “不过要我来说的话,魔的概念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人为定义的。既然是人为定义的,自然就有他的目的。一切不容于主流观点的人、事、物,都会被称为魔。

  “这并不取决于他做了什么有伤天和的事或者犯了多大的杀孽,那些都是细枝末节。比如韩貂寺,被称为三大魔头之一,不也照样被离阳赵氏护得好好的?也没见龙虎山还是烂陀寺派人去太安城除魔。

  “比如你曹长卿,虽然是出身儒家,但却一心复楚,有没有人说过你执念太深几近成魔?离阳皇室派了多少人前来杀你?放在眼前被全天下公认的魔头韩貂寺他们不杀反倒护着,却派赵勾来杀你,你说离阳王朝又是正是魔?

  “其实吧,现在也就是离阳初定天下二十年,旧的八国势力尚存,所以你的风评姑且还算是正面。若离阳帝业稳固,再过一甲子,等到九国遗民皆老去,失去了话语权,赵氏将庙堂江湖一把抓。那个时候,你可敢与我赌一赌,看看自己究竟是儒是魔?”

看过《从一人开始炼蛊成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