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朱门寒贵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密室

第三百七十一章 密室

  “父亲呢?他怎么不在?家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身为人父,怎能不见踪影?”

  苏轶梁扫视了一圈,并未发现苏文卿的身影,因此询问道。

  唐氏这才想起天还未亮时,老爷就被忠伯喊了出去,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不知!”唐氏也没心思管苏文卿,只是摇头道。

  苏轶梁冷哼一声,又跑了出去。

  “梁儿,你出去做甚?”唐诗在身后喊道。

  “我要去贡院找他们,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唉!苏爱卿,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节哀吧!此刻你家必定乱作一团,你身为主心骨,还是得撑住。”

  皇上拍了拍苏锦荀的肩膀,这老大人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悲痛可想而知。

  听说还是家中最有出息的后辈,这怎能承受得住?

  苏锦荀自塌上爬了起来,他形容有些狼狈,不过才几个时辰,仿佛就老了许多。

  “快躺下,太医嘱咐你要好生休息。”

  皇上见状立刻上前劝说,虽说朝臣留于后宫不合规矩,但眼下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皇上您也知道,府上此刻只留下那不成器的不孝子,臣唯恐乱了人心。”

  苏锦荀摆了摆手,官服皱巴巴的歪在身上,他也没心思去整理仪容。

  “再者,还得准备发丧事宜。”

  苏锦荀说着便朝皇上行了大礼,转身颤颤巍巍地朝着殿外走去。

  皇上摇了摇头,凭苏老大人此时的模样,便知此事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徐洛,命人护送苏爱卿回去。”皇上对身后的徐洛吩咐了一声,也跟着转头出了大殿。

  贡院之内,两名身穿侍卫服的男子费力搬动着碎转。

  二人不发一言,手上动作十分迅速。

  “你们那边别搬了,要撤了,剩下的都交给工部处理。”

  远处一名侍卫朝着这边喊着,然而,两人恍若未闻,依旧挖着碎砖。

  黑暗能放大人不安的情绪,使人神经衰弱,心中越来越恐慌。

  “怎么还没有人来救我们?他们会不会已经放弃搜寻了?”

  一道不安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响起,他的语气中还带着几分颤意。

  “之前咱们喊了半天,上面的人根本听不到,该不会真的放弃搜寻了吧?”有人立刻附和道。

  “可是一直喊的话不但会浪费精力,还会使这个暗道的气流更加稀薄。”

  “那咱们就干等着别人来救?前方已经堵死了,根本出不去。”

  “那你喊吧!喊了上面的人也听不见。”

  原先那道声音有些不耐烦了,于是没好气地道。

  “苏轶珏,你这是什么态度?大家都被困在这里出不去,心思难免浮躁,抱怨几句又怎么了?”

  “一味的抱怨并不能解决问题,只会让大家的情绪变得更为低落。”

  苏轶珏有些生气,难道他不怕吗?可一时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先冷静下来。…

  “大家要不是信你和苏轶昭,也不会被困在这里。现在出不去,与烧死有何分别?”

  苏轶珏才不会惯着他们,“那当初你们跟着我们兄弟跑什么?还不是怕被烧死?原本躲我们兄弟二人是足够的,可你们一来,连密室都塌了。”

  说到此事,苏轶珏就暗呼倒霉。

  原本他和小七在混乱中夜观风向,知道逃向龙门是不可能生还的,于是便往相反的方向逃去。

  而那处正是内外帘官休息的大殿,纵然也着了火,但火势绝对不会如此迅猛。

  他们赶到后,无意间在一间烧了大半的卧寝中寻到了密室。原本以为卧寝烧地差不多了,那密室还完好无损,应当可以暂时躲避火灾。

  毕竟当时龙门未开,谁知道风向会不会再变?

  可他们刚要躲进密室,后面就蜂拥而至许多考生。

  “当时你们是怎么说的?说跟着咱们跑就能活命,还非要拼命跟咱们挤一间密室。二十八个人都挤进来,密室终于不堪重负,塌陷了。”

  一时间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也有些羞赧起来。

  “要是你们不挤进来,咱们还好好的待在密室中,此刻肯定已经获得救援了。”

  说到此处,就连苏轶珏都有些暗恨。

  有人反驳,“这密室也不是你们兄弟二人的,你们能躲进来,咱们就不能?”

  “是啊!咱们可是有二三十人,你们兄弟二人的性命,难不成比我们这么多人的性命还要重要?”

  苏轶昭差点要气笑了,这人可真会偷换概念。

  “诸位!这么说话就不中听了吧?当时你们要进来,咱们也不可能不伸出援手,毕竟是鲜活的生命。”

  苏轶昭冷哼一声,“那时密室门都要关上了,还是我五哥给扭开的,想着能多救一人也是好的。如今这样的情况,谁都不能预料。”

  “与其费那口舌之争,不如齐心协力想办法出去。”

  苏轶昭很无奈,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吵架。

  说他们心大吧!看着又都害怕的要命。

  “是啊!还是不要做那无谓的争执,咱们快想想办法离开吧!”

  “能有什么办法?这里就是密室中的暗室,外面肯定用铁板加固过了,为的就是防火。后方又因为坍塌堵住了原本的通道,现在想出去真的难了。”有人沮丧地道。

  苏轶昭闻言心中一动,只要是密室的暗室,那就说明是做逃生用的。

  如果只有一条通道,那若是出了岔子,比如眼下这种情况,难道还真的憋死?

  “刚才密室突然坍塌,可现在看上方并没有坍塌的痕迹。看来是咱们人多,无意中触碰了什么机关,这才导致掉入了暗道。”

  苏轶昭若有所思地分析着,“咱们掉下来,上方也被封死了,这就是为绝隐患的。如今前路不通,后路被封,完全成了另外一间密室。”

  突然,一道亮光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亮起,众人立刻看了过去,这才发现是火折子。

  “你手上还有火折子?那刚才为什么不拿出来?”

  众人好不容易习惯了黑暗,这苏轶昭又给了他们亮光,待会儿火折子灭了,就又要陷入黑暗。

看过《朱门寒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