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7号基地 > 第十二章 羞辱(三更)

第十二章 羞辱(三更)

  林简酒后驾驶飘车发生车祸死亡会如何?

  死也是白死。

  甚制,还可能赔偿别人。

  没有人会同情她,即便死了,恐怕舆论都照样喷她。

  林汐管教的没错,养成任性性格的林简,此刻便险些要付出性命的代价。

  但许未不可能看着她死。

  更何况,他自己也在车里。

  右边车辆里的人冷笑,刚准备打方向盘,却见他的方向盘突然间不受控制,动的朝右旋转,像是受到了巨大力量推动般。

  飞驰而行的车辆直接朝着右侧方向撞击而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惊恐中的林简同样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方向盘,也跟着往右,不过幅度小很多。

  在往右的同时,她踩下了刹车。

  “嗤嗤.…”尖锐刺耳的摩擦声传出。

  “轰。”

  一声巨响,身后车辆撞击直接爆炸。

  ”砰。”林简的车辆同样撞在了路边,不过碰撞不强。

  惯性作用下使得林简身体前冲,脑袋直接撞在了方向盘上,有鲜血流淌而出。

  许末本可以避免她受伤,但他没有。

  林简需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一点代价,这代价已经很小了。

  许未解开了安全带,随后走下了车。

  拉开驾驶位的车门,许末寒着脸对着林简道:“下车。”

  林简抬头看向许未,眼神中有着强烈的不满,他竟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

  不过此刻林简脑袋眩晕,的确不适合开车。

  虽然很反感,但还是下了车。

  看了一眼后面方向,两辆车发生了爆炸,之前堵截她的车辆都停在了那边,下车的人脸色都变了,朝着林简这边看了一眼。

  “上副驾驶。”许未开口道,林简上车。

  她没有和对方的车辆发生碰撞,并不属于肇事车。

  现在不能留在现场,她喝酒了。

  许未开着破损的车辆直接离开,后面下车的人看到这一幕脸色极其难看。

  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好端端会突然生出变故?

  别说他们,即便林简也感觉莫名其妙。

  她甚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

  刚才她就要撞上去了,但两辆车同时往右转,她甚制不记得是否是自己紧急情况下打的方向盘。

  但除了她,还能有谁?

  或许是强烈刺激下的条件反射吧。

  许未已经提前通知了林汐。

  驾车回到庄园,有医生在,帮林简包扎伤口。

  询问了许未具体发生的事情后,林汐一直寒着脸。

  事态的严重性远超她的想象,竟然有人想要谋杀林简。

  虽然是林简自己意入了圈套。

  这种情况下,她甚制无法报警。

  报警的话,林简先坐实了酒驾飘车。

  钢育市的法律很严格,酒驾飘车,就够林简喝一壶的。

  更何况,这场事故还导致有人丧命。

  从结果来看,他们不算是受害者。

  林汐的父亲也回来了。

  发生这样的大事,他当然要赶回来。

  林远五十岁不到,看上去依旧显得很精神。

  许未见过他几次,很严肃。

  林简很怕他。

  “怎么回事?”林远也问了一遍事情发生的经过,他对着包扎好的林简问道:“有哪些人?”

  林简低着头,却还是一一说了。

  都是圈子里的一些纨绔二代。

  而且,还有竞争对手的后人。这是冲着他来的。

  最近公司负面缠身,有人想要对付他。

  这里又从林简下手,是想要让他腹背受敌。

  当然,更让他忧心的是。

  这件事竟然有几个不该参与的人也参与了进来。

  他们应该拿不到什么好处。

  这意味着,很可能有更上一层的人物想要对付他。

  他被盯上了。

  爸。”林汐也忧心忡忡。

  她自然感觉到了,这事不简单。

  不仅仅是为了对付林简。

  “带地去休急吧。”林远看着林简开口道:“这段时间老实点,不准出门。”

  “是。”林简低着脑袋,显然也知道自己犯了措。

  林汐将她送回了房间后回来,对着许未问道:“林简是怎么逃过一劫的,只是运气好?”

  她听完两人的猫述,感觉有些怪异。

  “可能是巧合,对方想要避开,但幅度大了些。”许未回应道。

  林汐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道:“辛苦了。”

  “应该的。”许末回应,他见林汐有心事,道:“我先回去了。”

  “去吧。”林汐点头,许未离开了这边。

  第二天,有治安局的人前来问询。

  不过如今林简已经醒酒了,而且她没有和对方的车辆有任何碰撞,再加上林远疏通关系,因而只是问询了一番。

  制于这背后的交锋,许未并不清楚,也没有太大兴趣。

  不过看林远一直忙碌着,他便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果然,傍晚林家庄园便开始准备,不少人忙碌着。

  草坪中间摆上了延席,显然有客人要来。

  艾尔莎和叶青蝶也跟着一起忙碌,她们是帮忙的。

  不过对于此,林汐一直闷闷不热。

  父亲开始求助于人了。

  而目,还是她并不想见的人。

  钢育市明氏集团。

  庄园外,几辆车停在了门口。

  一行人下车,步入庄园中。

  林远亲自相迎。

  明辉,明氏集团长子,从学院毕业之后,便进入集团内,渐渐接掌明氏集团。

  林远算是明辉的长辈,但依旧给足了面子。

  有求于人。

  林汐走上前去,只见明辉目光看向她,眼中露出一抹灿烂笑容,开口道:“林汐,好久没见到你了。”

  两人毕业于同一所学院。

  明辉是林汐的学长。

  ”好久不见。”林汐微笑回应。

  “明辉哥。”林简跟在林汐后面,笑着喊道。

  她对明辉很有好感。

  超凡学院毕业的天才,进入集团后凭借出色的能力很快接掌集团,成为明氏集团代言人。

  和明辉相比,他的弟弟明羽就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了。

  ”小简越来越漂亮了。”明辉微笑着回应道。

  林简竟乖巧的笑了笑。

  “林简,听说你开车出事了?”明辉身后的明羽似乎哪壶不该提哪壶,林简蹬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明羽也不在意。

  ”入席聊吧,明辉你和小汐也挺久没见,可以好好聊聊。”林远开口说了声。

  “伯父先请。”明辉礼貌的说道,一行人朝着草坪上的宴席走去。

  许未他们坐在这边看着。

  “有基因战士。”许末敏锐的发现,跟随明氏集团一起来的人中,有不少基因战士。

  他们似乎扮演者保镖的角色。

  果然如秦夫所说的那样,一般而言,只有底层人会服用低序列的基因进化液。

  这些基因进化液里面存在怪兽物种基因,是被人类所歧视的存在。

  不过,艾尔莎的心态倒是很好,一直忙碌着。

  等以后站稳脚跟,看能不能帮她进入音乐学院学习吧。

  “蝶姐,跟着林汐小姐感觉怎么样?”许未问道。

  ”还好,林汐小姐人很好,教了我不少东西。”叶青蝶道:“不过,二小姐那边,怕是不省心吧。”

  这次的事情,就是林简惹出来的。

  ”无所谓。”许未倒是不怎么在乎。

  宴席过半,林简在席间有些无聊,端着酒杯来到了泳池前躺下。

  明羽也跟了过来。

  他和林简差不多年龄。

  ”林简,你看我哥和你姐有没有戏?”明羽坐在那对林简问道。

  “不知道。”林简回了一声,她倒是支持明辉和林汐。

  明辉的履历,配得上她姐。

  “要不我们也凑一对?”明羽笑着道。

  ”滚。”林简撇了撇嘴不客气的道。

  明羽也不在意,他知道林简看不上他。

  不过,他同样看不上林简,只是想玩玩而已。

  这白痴女人竟然还这么自以为是。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家面临什么局面?

  这次宴会,可是有求于他们明氏。

  一道身影走上前来为明羽和林简倒酒。

  明羽看了艾尔莎一眼,脸不错,很漂亮。

  “这基因人哪找来的,能不能送我?”明羽对着林简问道。

  艾尔莎的动作僵硬在了那里,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许未和叶青蝶听到明羽的话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艾尔莎一次次在努力放下心结,但这些人,却一次次的提醒她。

  甚制羞辱。

  许未想起曾经在地下世界的高贵女孩,那时候的艾尔莎,也同样骄傲。

  林简一愣,随后笑着看了一眼许未那边,开口道:“那你要问她自己同不同意了。”

  她厌恶许未,因而连带着对艾尔莎她们都有些厌恶。

  一群卑贱的猎荒者。

  “考虑一下?”明羽对着艾尔莎道。

  艾尔莎转身离开,眼睛已经红了。

  “还挺有脾气。”明羽笑着道。

  艾尔莎没有离开,许未抓住了她的手臂。

  她愣了下,抬起头,看到许末出现,眼泪便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叶青蝶也走了过来,盯着明羽道:“道歉。”

  明羽有些错愕,抬头看到了叶青蝶的面容。

  似乎没有听到道歉两个字,她的眼睛从上到下打量着叶青蝶。

  极品。

  “这又是谁?”明羽对着林简问道。

  “我姐的助理,和他们一样,都是猎荒者。”林简随意的道。

  听到林简的话明羽便明白叶青蝶他们并不怎么受待见。

  佣人而已。

  主人都是这种态度,他自然也就不在乎了。

  “要不你跟我?”明羽对着叶青蝶道。

看过《7号基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