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布衣公卿 > 第214章:万民朝拜

第214章:万民朝拜

  翌日清晨,仙平县县衙前,发生了一阵骚乱。

  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上万百姓自发来到县衙门前,敲锣打鼓,纷纷叫着伯爵大人快出来。

  这个时间,沈黎睡的正香。

  苗欢心连忙穿戴好衣物,过来敲门。

  小新想动,却如何也睁不开眼睛。

  太累了。

  而沈黎,艰难的揉揉脑袋,摸着被窝里温软如玉的躯体,叹了口气。

  他自然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外面苗欢心依旧轻轻的敲着房门:“少爷,外面很多百姓,要给您拜年。”

  “知道了。”

  他轻声道,随后将被子裹好小新,在她额头上轻啄一口。

  真是造孽啊。

  他长叹口气,穿好衣物直接出门。

  苗欢心看着他有些虚弱的身子,吃吃的笑道:“少爷,累不累啊。”

  “你这丫头,从哪里学来的乱七八糟的词,赶紧弄水来洗脸。”

  “喔,那这里面的小……哦不,应该叫夫人了呢。”

  她促狭的笑着:“要不要伺候她起来呢。”

  “算了,让她歇着吧。”

  他摆摆手,随后洗了把脸,强打着精神走出县衙大堂。

  而苗欢盈早已等候多时,等看到他后,又忍不住红起小脸来。

  毕竟昨晚的动静,实在有些离谱了,简直罄竹难书,整个过程极其漫长,八百万字都不够写的。

  县衙外的百姓看到伯爵大人的一瞬间,纷纷安静下来。

  接着,上万人同时跪下叩头:“给伯爵大人拜年了,祝伯爵大人,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上万人同时向自己叩头,怕是只有皇帝阅兵时才会出现的一幕,就这么出现在仙平县了。

  而且还是百姓自发的。

  这是他的独有成就,即便是皇帝陛下,也很难享受到万民自发齐跪的场面。

  人们,对他心悦诚服的尊重和感激。

  在一些老年人的心里,他就是上天派下来的神,来专门拯救仙平县的。

  若不是伯爵大人,他们水深火热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

  沈黎也感动的深吸一口气,他平复心情后,接过喇叭对所有百姓们招手道:“好好好,大家快些起来,地上太凉了。”

  百姓们纷纷起身,顿时在县衙门口乱成一团,嬉嬉闹闹好久才自发散去。

  苗欢盈忙叫人抬来几大桶的糖果瓜子,分派给这些百姓们,众人高高兴兴,领了糖果后,自发散去。

  再就是百姓们自己之间的拜年了。

  那些孩童三两成群,拿着小布包挨家挨户的讨要糖果。

  今天是个好日子,不管哪家的商户还是百姓,有人过来拜年,立马送上糖果。

  而沈黎在经历过那么多喧闹后,睡意全无,本来想睡个回笼觉,这下也睡不了了。

  小新一直躺在床上,即便过去了好几个时辰,她也没缓过来,浑身上下,每块骨头都疼。

  而且有些地方,撕裂一般的疼痛。

  现在的她,睡觉翻个身都无比艰难。

  苗欢心打来热水,仔细的替她擦拭着身体。

  两人之前本都是丫鬟,平日里关系也比较好,关上门后,便是闺房密话。

  苗欢心看着她这副样子,啧啧称奇:“原来,女人第一次,这么痛苦啊。”

  小新苦着小脸,咬着嘴唇:“还好,到后面,有点舒服……”

  “说说,具体情形是怎么样的?”

  苗欢心一脸好奇的凑上来,胳膊撑在床边,两只小手托着香腮:“我学习学习。”

  “想学习你不会让少爷教你啊。”

  小新白了她一眼:“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苗欢心俏脸上顿时盖上了一块红布:“你再乱说!”

  “有些人啊,明明想,又不敢,啧啧啧啧……”

  “本姑娘现在虽然是痛的,但至少吃到嘴了。”

  “虽然本姑娘是给少爷下的药,没那么光彩吧,但是……”

  听着小新的风凉话,苗欢心又羞又气,只是听着听着,她发现了不得的东西。

  “你给少爷下了药?”

  “啊?我什么时候说了啊?”

  小新装作一脸无辜,但看到苗欢心鄙夷的目光后,随后理直气壮道:“本姑娘那是少爷的侍妾,八抬大轿迎娶进门的,那我就是他的老婆,下药怎么啦?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你这小丫头片子,管得着嘛你?”

  苗欢心也不甘示弱的回怼道:“你这心机婊,用这种不正当的手段逼少爷就范,少爷要是清醒的,绝对不会碰你!”

  这下,她彻底说到了小新的软肋,小新顿时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起:“你这死丫头再乱说,我对你不客气了!”

  “哼!”

  “哼!”

  两女同时背过头去,傲娇的轻哼一声。

  苗欢心虽然不屑这种做法,但架不住简单有效啊。

  我要不要也学着……

  咳咳……

  她转过身去,笑眯眯的问道:“小新妹妹,你是哪里弄的春药啊?”

  “你干什么?”

  小新一脸警惕的扯着被子:“你是不是想强*少爷?”

  “这叫什么话,我就是好奇,我问问。”

  如此露骨的话,苗欢心也顶不住,她悻悻的收回手,端着热水走出房间。

  整个仙平的人们,都开始了放假,生活节奏也慢了下来。

  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谁都想要多温存一会儿,一连几天休假时间,各家店铺都开门极晚,有的甚至还不开门,出城走亲戚去了。

  而苗欢盈也难得迎来了休假。

  这些日子,她夙兴夜寐,诸葛亮都没她那么忙。

  没办法,上面是个甩手掌柜,什么事情都得她操心。

  她带着苗欢心与萧林焕二人,偷偷在伏牛山观雀峰内,设置了一间灵堂。

  里面拜祭的,是他们的家人。

  初三,他们三人提着黄纸,香烛便上山了。

  沈黎知道他们的事情,也不点破,装作不知道而已。

  至于小新,在床上躺了几天,才能下地行走。

  苗欢心走了,县衙后院能动的女的,就她一个了。

  她又要伺候林晴,又要伺候沈黎。

  林晴也听说了她用春药逼沈黎就范的事情,不禁莞尔,经常还拿此事调笑她,让她好生羞愤。

  不过,林晴也不妒忌她,娶她回来,便是让她照顾沈黎的,之前沈黎死活不肯,现在好了,被一个弱女子给用了强。

  夜幕降临,沈黎吃罢晚饭后,回到房间,顿时又吓了一跳。

  屋内烛火通明,四处都是红纱,一道倩影,衣衫单薄,背对着他,正在试探水温。

  只是,少女有些愚笨,水花四溅,打湿了一片衣服。

  他艰难的咽下口水。

  这是……要我死啊……

看过《布衣公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