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魂公主 > 六十一章 宫里宫外熬药忙 2

六十一章 宫里宫外熬药忙 2

  这一次又是十几口大锅同时点火熬药。按着药方先把使用根茎的药草放进锅里,熬煮了一个沸腾之后,接着是茎干的部分,等这部分又熬煮了一个沸腾,最后才是枝叶部分。

  灶里的火光照亮了这一片的空地,升腾起来的热气味道也在一点点变化着。药草的种子和花朵,最后被投放到大锅里。袅袅的热气中竟然有了一丝丝香甜的味道。玉清也利用一次次往锅里投放药草的机会,把空间超市药房中的药草混进去了很多。

  “哎,药草分批投放熬出来药汤的效果真不一样诶。”

  “原来我们差的就是这方面,老御医,你这个徒弟不简单呀。”

  “年轻人敢想脑瓜子也活泛,这就是年轻的优势。收了这个小徒弟我这心操的老多了,愁得我胡子眉毛都白了。”

  “难怪外面传言徒弟比师傅的医术都要高明。老御医你还真是运气好,真要是脑瓜太活泛的惹出点祸来,你这个师傅还不得给兜着。”

  “那是,徒弟的本事再大也是师傅教导的好。老御医,这还是药汤子啊,怎么能搓成药丸子?”

  “院首大人,这只是制作药丸子的第1步,通过熬煮加热把药草中的精髓激发出来。下一步就是把所有药草中的药性凝结,这一步才是最考验熬煮的本事。”玉清一点不保留的说着。

  “哎哎 ,现在就不要火候太大了,要慢火细熬。翻动药汤汁的时候也不能偷懒,要不然就熬糊了。”老郎中也跟着补充说。

  “都听我师傅的,累了就换换手。这最后一步可是心急不得,火候恰到好处做出来的药丸子都带着香味。要不然不是糊的发苦就是彻底糊成了锅巴。”玉清接着师傅的话说,只听得翻动药汤的小药童一个个战战兢兢的不敢停手,可再累也没有人替换。那些个御医们都围着锅闻味道,一面记下刚才的步骤和心得。

  差不多到了午夜时分  ,十几锅粘稠的药汤子才熬煮好了。

  “院首大人,民女觉得就不用一粒粒搓成药丸子了,每一锅按照五丸儿的分量分成一块块就行了。”

  “叶小庄主,还是要搓一部分药丸子出来。包药的纸和盛药的罐儿太医院里都有。我们现在就开始搓药丸子吧。”

  “真是贪婪,这一定是狗皇上的主意。”玉玉说着。

  “随他吧,没有本小姐过手,他们永远做不出有多大疗效的药丸子。”

  “是哦,主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业绩值噌噌的往上涨,现在鸭蛋排成了长长的队伍,队长也在不停的变哟。”

  “那是必须的,认了一个贵妃姐姐业绩值后面的零怎么会少。”

  “主人,古人也太不讲卫生了,不洗手就去搓药丸子。”

  “哎 ,那个小药童 ,要洗干净的手才能搓药丸子。而且要事先称重药丸子才能保证大小一样。”还没等玉清说话老郎中就先说了。

  “师傅,我们那个小工具你带了吗?”

  “徒弟,那可是师傅的宝贝随身带着呢。那个也要给他们用吗?”

  “师傅,不过是夹药的一个小玩意儿,药方子可比那值钱多了。”玉清低声的说到,却是很多人都听到了。直到老郎中和师徒俩把那个竹夹子拿出来,这些人不禁感叹这个小工具真是奇妙。

  大家又忙了半个时辰,100多粒药丸子做出来了。小罐儿里装6颗,大罐里装10颗。比玉清师徒俩原先的油纸包装又上了一个档次。

  这些药丸子院首留了几罐,剩下的都给皇上送过去了。

  “叶小庄主,这个药丸子最多能保存多长时间?”院首回来时问了一嘴。

  “院首大人,自然是保存的时间越久药性流失的越多。这是一种针对性的药丸子,治疗普通的头疼脑热用不到。即便再有这样大面积的流行病 ,病源也不一定就是这一次的尸毒。医术一道贵在融会贯通,就是老祖宗的药方子也要根据病患的实际情况酌情改变。”

  “院首大人,我徒弟说的对。这药丸子就是克制尸毒的,所以症状轻的病患服用一两次药也就痊愈了。保留这种药丸子没有多大意义。”

  “老御医,你现在学的精明了,难怪你会把药丸子都带进了皇宫,也毫不犹豫的把药方子献出来。”院首很是失望,自己动了半天的心思,却原来都是做的无用功。

  “院首大人,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师傅别生气。剩下的药膏按照比例称重就行了,我师傅年纪大了熬不得夜。民女送我师傅回去睡觉了。”玉清说完扶着老郎中回到了临时休息的地方。

  第二天就准备在皇城的东南西北4个区域里支锅熬药。太医院里的御医也分成了4组,再加上4个区域里的郎中。不得不说皇上是被这场瘟疫给吓到了,急于的把这场瘟疫给控制住,一方面在民间树立自己的威望。

  “皇上,我们师徒该做的都做了,4个城区的药汤分发下去,我们也该回山庄了。”

  “老御医,你们那么着急回去是对自己的医术没信心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冷宫里隔离的那些病患现在还没有痊愈,你们师徒两个就不能离开皇宫。”

  “皇上,民女和师傅都是一介平民,过惯了自由自在的日子,这就是我们想回到山庄里唯一的原因。至于冷宫里隔离的病患,还要太医院的御医去听亲自看看。信心不信心都要靠疗效来说话。”

  “叶小庄主,去四城区熬药分发,总要看到效果才行。既然已经来了皇宫,不妨就多住些日子。”皇上的脸阴沉下来不奈的说到。

  玉清和老郎中对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这一次只是试探皇上的口风,也没指望皇上会答应放他俩出宫。

  还是老郎中坐着马车,玉清骑着大红马。皇上还派了几个贴身侍卫保护这师徒两个,师徒俩互相也都明白就是来监视人的。玉清在心里暗自冷笑,就这两头烂蒜算哪一盘菜?给了师傅一个安心的眼神,便和两个骑马的侍卫出了皇宫,走上了皇城的街道。

  皇城很大,中间区域是巍峨壮丽的皇宫。东西南北4个城区围绕着皇宫,玉清经常走的是西城区。玉清准备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看看皇城。

  “小庄主,东城区最是繁华熬药的地方也最近。”一个看着年龄不算大的侍卫出了皇宫就对玉清说到。

  “我看师傅他们的马车去了另一个方向,我们就去东城看看。”玉清也不难为这两个侍卫,顺着侍卫的话说着。

  “小庄主,听说你也会些功夫,你的这匹大红马看着也不俗,我们就比比脚程。”另一个年龄稍大的侍卫很是随意的说着,在玉清看来保护自己只是个美妙的借口,监视和探究才是真的,不禁在心里更加鄙视狗皇上。

  “生逢乱世,学学拳脚功夫也是保命的手段。至于比比脚程就算了,说实话你们那两匹马跑不过我的大红马。本庄主很少来皇城,借着机会好好逛一逛。”玉清心无城府的说着。

  “主人,这两个应该是狗皇上的贴身侍卫,也是两个情报筒。”

  “玉玉 ,你主人我当然知道,这才刚出来慢慢的你主人会把想知道的都知道了。”

  “小庄主,是担心你的马跑不过我们吧。”

  “它只是代步的工具,如果骑它的人还要在牲畜身上做文章,岂不是被人瞧不起。这东城区看着都是高门大院,想必住的都是贵人吧。”

  “小庄主好眼力,东贵南富这东城里大都是王爷和公主的府邸 ,还有的就是朝廷里的重臣。”

  “侍卫大叔说的怕是也不尽然,就那边几个院子,好像已经没有人住的样子了,还有这面的几个院落应该正在修缮。”玉清指着街道两侧的几个院落说着。

  “小庄主,这你就不懂了。常言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在东城这里,已经找不到家族历史太过悠久的人家了。你看远处的那座大院子已经荒废了十几年。据说他的前任主人是战神王爷,现在还不是一样长满了蒿草。”

  “是吗?民女还以为那里是片荒地呢。”玉清看着远处差不多已经被荒草掩埋的院子,语调平平的说。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那里应该就是自己爹爹的家。也在心里头有了一个念想,就是要利用还在皇宫里的这段时间。去那片院子里看看,看看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走进东城不远,就看见路边已经支起了几口大锅。几个太医院里的御医和几个郎中,已经准备开始熬煮药汤了。也有朝兵敲着铜锣沿街通知这里的人出来领取药汤。

  玉清下得马来,嘱咐了一句千万别忘了往药汤里勾兑药丸子,另外药草的种子和花朵要最后投放进去。

  “叶小庄主,我们记住了。”一个御医认真的说到,见识了老郎中师徒昨晚熬药的手法,对这师徒俩的轻视之心已经荡然无存。又是在东城这儿都是贵人居住的地方,岂敢敷衍了事。

  “小庄主,没有别的要嘱咐他们的我们就去南城。”

  “也好,本庄主很少来皇城,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贵人住的地方,再去看看富人住的地方。”玉清很是好奇的说着,听得两个侍卫兵心里好笑,还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村姑。等到了富人住的南城,就叫她多逛逛。

  “小庄主,你怎么小小的年纪就做了庄主?庄子里的人服你吗?”年纪大的侍卫兵问到,他自己也有个妹子跟这个小庄主一般大的年龄,却还是在爹娘兄长跟前撒娇呢。

  “侍卫大叔,说来也是形势所迫。本庄主的房头里势弱,只剩下一个奶奶和两个弟弟。当初山庄里堆了1000多具尸体,尸体已经腐烂发臭。本庄主就想了一个办法,把这些尸体同时处理了。也就因此做了庄主,至于那些庄民服的不见得是我这个小姐,而是我为他们做过的事情。做了庄主之后,别看本庄主院子里的人少势弱 ,谁也不敢再欺负我们了。”

  “这个事我们也听说过,现在皇城里处理那些尸体也是直接烧掉。就是乱葬岗那里,皇上也让我们放了一把火烧的七七八八。最先得病的也就是那些焚烧尸体的人。”

  “是啊,小庄主,是不是焚烧尸体的时候那些烟雾有毒。”

  “烟雾随风飘散怎么会毒到人?难道还会有人凑近了去闻那种烟气的味道。得病是因为处理尸体的时候没有做好防护措施,病倒之后没有对症下药。”

  “小庄主,都是带了面巾的。”

  “面巾最多是遮掩容貌,却不能有效的隔绝病气。我们乡下人都在面巾里又戴上了口罩,要不然郎中怎么敢给那些人诊病?”

  “口罩?”

  “就是能捂住口鼻又不影响出气儿的东西。”玉清说着掀开面巾露出来里面自己戴的口罩。

  “这就是口罩啊,难怪你和你郎中师傅敢去冷宫里给那些快要死的人诊脉。有这么好的东西,你们怎么不早说。”

  “侍卫小哥,不过是乡下人怕死自己想出来的法子。这种粗鄙的东西怎么能入了你们贵人的眼?你们要是不嫌弃,本庄里这里还有几个准备替换没用过的。”

  “小庄主,我们怎么会嫌弃能保命的东西。谁不怕死呀?”两个侍卫急忙接过口罩赶紧戴上,在心里已经对这个小庄主有了一丝好感。对带着的使命也有些不以为然了,不过就是一个不谐世事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

  南城差不多和东城一样大的面积,这里的院子很密集。主街道上的铺子,一家挨着一家。说南城富从这些铺面上就能看出来。只是现在这些铺子也大都关着门,开门的也几乎没有生意可做。

  富裕的地方也如此的萧条,看来这场瘟疫还真不容忽视。就在这时,一间铺子的后面传来一阵哭嚎声。虽然听得不甚清楚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

  “主人,那个院子里死了一个老妇人,你又有机会赚取业绩值了。”玉玉在神识里说到。

看过《画魂公主》的书友还喜欢